联系我们

嘉兴市佳海路53号

电话:86 0769 81773832
手机:18029188890
联系人:李芳 女士

公司新闻

> 博天堂网站登录 >

得物被指删除用户视频隐私风波外仍有诸多难题待解

日期:2011-5-10 9:37:39 人气: 时间:2022-11-15 10:2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

  日前,得物被指删除用户视频的消息在互联网上盛传,得物还因此登上微博热搜。

  事情进一步发酵后,得物对此回应称,“得物App并未删除该用户手机相册中的原视频”,“得物完全没有任何动力去做删除用户相册等不合规的行为”。

  不过,雷达财经梳理发现,这并非得物首次被指侵害用户个人隐私,近年来得物曾多次卷入类似的争议,不仅被工信部“点名”,还引发多名网友对其进行投诉。

  隐私风波之外,成立7年的得物也面临诸多待解的难题。如何拯救放缓的GMV增速、打消消费者对产品质量的质疑及改善外界对其助推炒作的印象,得物仍需要付出不小的努力。

  近日,有网友反映称,双11期间自己在得物平台下单购买了商品,但是收到的商品存在问题,于是该网友便跟得物方面进行反馈,并上传了相关的证据。

  然而,后续该网友却惊讶地在手机中看到来自系统的提示——“检测到‘得物’删除了视频,已成功拦截”。看到系统提示的网友认为,得物通过获取手机权限对其所存储的证据视频进行删除。

  11月13日下午两点多,得物在微博发布《关于一位用户反馈“华为手机提示得物删除照片”的说明》,对这起风波予以回应。得物表示,其完全没有任何动力去做删除用户相册等不合规的行为。对于用户的海量视频内容,得物没有相应技术能力进行批量识别,甚至定向删除。

  随后,得物再次发博对该事件进行进一步回应称,得物App并未删除用户手机相册的原视频,而是删除系统生成的临时缓存文件,但被手机系统检测后,触发了系统拦截的通知。

  得物还表示,在得到该用户此次反馈后,得无已第一时间研究并优化相关体验,以避免误会的再度发生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卷入删除用户视频的风波后,得物在首次回应中提到,此前有多家媒体曾报道过国内其他的知名App遇到的类似情况,当App对产生的缓存文件进行管理操作时,手机系统会将其判定为异常行为,并出现类似的误报。

  雷达财经了解到,此前在别的应用上的确曾上演过类似的事件。去年1月,“vivo手机提示拼多多删除照片”的消息便曾引发外界关注。彼时,有网友称其参加拼多多的邀请返现活动,保存了相关的截图证据,但拼多多疑似将其相册里的照片证据进行删除,这一操作刚好被手机系统检测到并向网友发送了相关的系统提示。

  不过,拼多多对此回应称,用户编辑图片过程中,会生成一张起到“缓存”作用的图片,系统删除的图片是用户编辑前的原图,但会保留编辑后发送的图片,该操作会导致手机系统认为App有删除用户图片的行为。

  同年10月,类似的风波又发生在豆瓣身上。彼时,一名网友曝光了“华为手机提示豆瓣App删除用户图片”的消息。对于此次争议,豆瓣解释称是在网络较差的环境下,系统误将用户上传的图片当成缓存文件删除导致的bug引起。豆瓣还强调,在未获用户授予存储权限的情况下,豆瓣任何场景下不会读取用户设备上的文件,且从技术层面上来说也无法实现。

  对于类似的情况,华为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小龙曾表示,部分应用确实会定期清理过期的图片,但这不一定是恶意行为。

  据互联网工程专业的人士指出,如果应用获得了手机系统相应的存储和相册权限,是可以实现远程删除操作的,但导致系统弹出提示是应用删除临时缓存误报所致,还是由于应用恶意删除用户资料所致,则需要进一步调查。

  虽然得物在此次说明中强调,“为了让用户安心消费,得物App一直将信息安全保障置于首位”,但这已不是得物首次陷入侵害用户隐私的争议之中。

  早在2020年8月,工信部组织第三方检测机构对一批手机应用软件进行检查,并督促企业对此进行整改,其中得物因存在违规使用个人信息问题被工信部“点名”。

  去年4月,有网友就得物在后台偷偷启动手机其他应用,向相关部门发起投诉。据该网友在网站发布的投诉信息显示,得物在手机后台运行期间,试图启动其包括手机公积金在内的多个App,该网友认为此举严重侵犯了其隐私权,意在收集其部分个人信息。

  与此同时,在黑猫投诉平台上,得物目前的累计投诉量已经超过17.5万条。当雷达财经在该平台检索“得物 隐私”关键词时,可以检索出多条投诉。

  去年8月,有消费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反映,自己收到声称是得物合作理赔公司人员的电话,对方可以准确地提供其包括姓名、电话、购买商品、品牌型号等在内的信息,因此消费者认为得物App涉嫌侵犯其个人信息。在多次明确要求不要再打电话联系时,该消费者后续却收到对方的电话“轰炸”,对其进行骚扰、辱骂。

  据该消费者称,后续得物客服联系他表示,平台会严格把守用户隐私,让其平时少看没用的网站。但消费者对此并不认可,称订单信息是女朋友下的,留的是自己的收件信息,质疑外包公司为何能对女友的订单信息了如指掌。

  而在该投诉的评论区,也有多名网友反馈遇到了类似的问题,还有网友称其被骗了很多钱。

  此外,黑猫投诉平台上还有多名消费者指出,当换绑得物的账号时,平台要求用户提供手持身份证照片。消费者认为,该行为对其个人隐私存在较大的隐患,涉嫌侵犯其个人隐私。

  有互联网观察人士认为,互联网行业对数据的依赖程度很高,但是在当前网民对于个人隐私愈发注重的背景之下,各家应用应当严格遵守相应的法律法规,不做侵害用户隐私的事情,否则一旦证实存在相应的行为,对于企业而言其信誉必将受到重创,还将受到相应的处罚。

  此番卷入调取手机权限删除用户视频的背后,得物还面临股东撤场、增速放缓、产品质量遭质疑、被外界视为“炒作集中营”等诸多难题。

  雷达财经了解到,得物是由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打造的一款应用。其实,得物最早并不叫现在的这个名字。自2015年创立以来,其一直以毒App出现在大众视野中,直到2020年年初,得物才正式由原来的毒App升级而来。

  天眼查显示,得物目前累计共获得过3轮融资。2018年10月,得物完成了自己的首轮融资。彼时,虎扑体育、动域资本为得物的天使轮融资保驾护航。

  次年2月,得物的Pre-A轮融资迎来了普思资本、高榕资本、红杉中国几家投资机构的加入,其中普思资本正是王思聪创办的投资机构。紧接着几个月后,得物再获得一轮融资,来自俄罗斯的风投机构DST Global成为了得物新一轮融资的投资方。这轮融资完成后,得物的估值升至10亿美元。

  不过,也有资本萌生去意。今年6月,据彭博社报道,彼时字节跳动正讨论出售其所持的潮流电商得物的少数股权,目前已就出售占比为个位数的得物股份进行了谈判。

  雷达财经曾在此前的文章中提到,以毒App 2018年近2亿的月GMV推算,当年其GMV规模约在20亿元左右。2019年,毒App的GMV大约在60亿元至70亿元。2020年,得物的GMV攀升至500亿元,去年又进一步达到800亿元的水准。

  虽然整体来看,得物的GMV呈现不断上升的趋势,但在经历前期的迅猛增长之后,得物的增速已明显放缓。

  与此同时,作为新一代潮流网购社区,得物一直以“鉴别服务开创者,力保全新正品”的理念自居,但得物却多次陷入有关质量方面的质疑。

  2019年7月,网经社发布的“2019年全国零售电商TOP30消费评级榜”显示,得物App由于平台反馈率、回复时效性、用户满意度得分较低,导致综合购买指数低于0.4,获得“不建议下单”评级。

  2020年6月,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《“618”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》曾指出,监测期内,共收集得物App有关负面信息8735条,主要涉及假冒伪劣、鉴定费、优惠券等问题。

  今年1月,得物又被央视“点名”。彼时,央视的《每周质量报告》栏目曝光了直播电商产品质量调查的结果,其中得物高达50%的抽样不合格率让其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。

  官网显示,得物平台上的商品涵盖球鞋、服装、手表、服饰、奢侈品等品类,目前得物的线万起。接二连三有关商品质量及正伪等方面的质疑,对于声称“每件商品都经过独立查验和多重鉴别,以确保消费者购买的商品为全新无瑕疵的正品”的得物来说,无疑是巨大的挑战。

  此外,Z时代的消费背景之下,消费者对于鞋、潮玩等商品的追求愈发多样,但前述类目的商品,往往存在供不及求、利润空间大等特性,这便导致恶意囤积商品、“炒鞋”、“炒潮玩”的乱象越来越多。而作为该类商品主要交易平台之一的得物,虽然多次表示抬价销售系商家个人行为,但得物仍不可避免地被外界视为滋生炒作的温床之一。